当前位置: 首页 >> 专著心得 >>
艾轩:安德鲁·怀斯对我说文字实录
来源:网络 日期:2007-10-11 ┃ 关闭本页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是80年代初去美国并且拜访了安德鲁·怀斯,他是很重要的一个人,而且“怀斯风”对中国的伤痕美术、乡土美术有很大的影响。

艾轩:我们最早听到“怀斯”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在军事博物馆大宿舍里面画画。

记者:什么时候?

艾轩:大概是81年。

大家一块在军事博物馆画画,画画的过程中来了一个陈逸飞,他说最近有一个怀斯画得很好,当时我们都没听说过,我们说画什么样的是画萨金特那样吗?他说完全不一样,美国一个画家叫安德鲁·怀斯,他说将来你们会看到的。

有一天我和何多苓在四川美院的图书馆里面翻到一本安德鲁·怀斯的画册,因为他是一个独特的画家,他创造了一种独特的风格,在描绘人的情绪方面和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有共通的东西,你会在他的画面里感觉到自己想要说的话。

当时学生时代年轻自然而然就去学习,何多苓、我当时还有一些人就画怀斯这种画,虽然是画西藏题材或者画得是知青题材,在那个时期画实际上受了“怀斯风”很大的影响。

记者:但完全都是从画册上看到的,没有看过原作吗?

艾轩:从来没有看过原作,画册也是很少见的,因为只在学院的图书馆有一本,在《人民日报》发表过一张小画,但是整个就够了,就感觉到这很有意思,完全不同于以前学院教给我们的画法(不一样),他完全是根据情绪在制作一种非学院派的绘画方式,在当时来说那种方式算是过于细密,画整个很细节的东西,在描写情绪方面的东西也不是学院教给我们的画法(所谓高、大、全的东西),他是更多关注于人类内心的东西。当时就说中国的怀斯什么乱七八糟的,其实这是一个发展过程。

有一次我和王沂东到纽约乡下去过周末,怀斯的儿子到画廊来看见画回去以后告诉他爸爸,说有一个中国人画的画跟你有很多方面类似。

他爸爸说能不能让这个中国人来,他儿子就和我们的画廊老板谈,说可不可以请艾轩去宾夕法尼亚。老板就来问我,我说好,我说我们去年刚到纽约的时候,到华盛顿路过怀斯博物馆拼命赶都没有赶上,结果让人给哄出来了。我们想进去说看一眼就可以,到点根本不能进去,把我们哄出来就很遗憾。

我说今年来请那当然得去了,因为怀斯从来不到纽约来。

到宾夕法尼亚去一看怀斯老头不错,他看了看我的作品然后就写了一段字,他当时还和翻译说:你告诉艾轩美国有很多人也是拿照片来画画,他说你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是模仿照片,你是用情感驾驭照片。我觉得说得很好玩,他说你在驾驭照片、利用照片,而不是直接模仿。据传怀斯是写生的,他带我们去看了博物馆的画之后,他儿子说这张画就是照片,他说你在揭我的短处。我知道怀斯也靠照片,但他也是驾驭照片的,所以他能说出来你是驾驭照片而不是模仿照片,不在于细和粗而在于你是不是用你的情感去再创作。

他写了一些字两本,我后来一翻还有一本,当然就是刻意的对你的作品表示敬意。但是毕竟是怀斯写的,到现毕竟目前来说就我这里有两本怀斯签名的东西。

怀斯在中国影响了一代人,从80年代初到90年代十年中间大批的人,当然我们在中间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很多人照着我们的画来画。到后来我们慢慢改变了风格(从那个里面走出去了),但早期的画确实受他的影响,包括《也许天还那么蓝》、《冷雨》这些画都能看出有他影响。

我很感激怀斯先生,因为他拓宽了我们另外一个视野。在这个视野的基础上又派生出新的作品来,我觉得这是挺好的。

记者:艾轩老师您接触到怀斯先生本人有没有知道他对中国美术的影响,而且影响了很多中国的艺术家以及中国现当代艺术史等于是有一个进程?

艾轩:他不知道这个事。

他只是看到了我那个画当时很感慨,他也不到纽约去,去也是毫无意义。他好象就没出过国,只去过一次日本。但是他从来不离开缅因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两个地方,他也不知道国外他有多大影响,更不知道在中国的影响。

所以在美国做的节目名字是“怀斯与中国”,当然因为现在中国元素很火,“怀斯和中国有什么关系”?美国人觉得很奇怪。

他们一看说中国人画的一些画受了怀斯影响,美国人也觉得这些事情很奇怪。

反正这算是个事,80年代初到90年代初(十年中)安德鲁·怀斯对中国绘画界有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