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写实画派大有可为--著名画家艾轩、王沂东谈写实画派
来源:网络 日期:2007-10-17 ┃ 关闭本页

以艾轩、王沂东、杨飞云、袁正阳、翁伟等为代表的写实画派最新作品展览将于10月14日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写实画派作为目前中国油画界的一支重要力量,越来越受到海内外的广泛关注。那么,写实画派目前的境况如何呢?记者为此采访了写实画派的代表人物艾轩、王沂东。

艾轩第一次卖画的经历

1982年还在成都军区政治部任创作员的艾轩,有7张画参加了四川美术馆组织的一个展览,其时,有美国参议院访华团来到成都看了展览,很满意,从中挑选了一些有购买意向的作品,艾轩也在其列,结果选中成交的只有艾轩的作品,7幅作品都想要,他只同意卖三幅,共计3800元,艾轩得了1500元。

1984年调到北京后,朋友在西城区一音乐厅开了一家画廊,向艾轩要了两幅作品支撑门面,艾老师一再嘱咐不要卖,结果资金紧张的画廊老板还是把画给卖了,知道后,艾轩只得被迫地接受。随后,美国著名藏家哈夫纳来到中国,广选薄收地购藏中国画家作品,不少画家或是通过组织或是闻讯参加,艾轩的作品没能进入他的视线。在中央美院开的一家画廊里,哈夫纳发现了艾轩的作品,随即向画廊老板打听画家的情况,当即把他当作侯选对象,获得了在一个礼堂里,用幻灯片的形式举行的挑选中国画家的机会,最终他和王沂东、王怀庆和陈衍宁等一起成为了哈夫纳的签约画家,远赴美国。

王沂东第一次卖画的经历

1985年,还在中央美院任教的王沂东,听系办秘书转告,一位美国人要买他的画,在当时商品经济刚刚萌芽的阶段,一心埋头学习、创作不问收获的王老师,觉得这样卖画是一种羞辱,便当即拒绝了。这位老外以为王沂东是玩心眼,欲擒故纵,便再而三表达要买他画的意向,倔强的王沂东最终还是没有把画卖给他。第一次卖画的机遇尽管错过了,但王沂东通过交往觉得这位美国人是真心喜欢中国的写实绘画,便和他交上了朋友。后来这位朋友为王沂东今后的发展帮了不少忙,邀请他到了美国作了访问学者一年。一年后,王沂东的写实画风大变。

也在这一年,王沂东将一幅作品交给在华都饭店的一家画廊展示,结果被一个美籍华人看中,在没有告知王沂东的情况下,被画廊老板以1200元的价格卖出,王老师得了800元。但这幅画王老师并没有签名。过不久,在一次有熟有生的酒桌聊天时,这位买家跟王沂东聊起买了一幅画但没有签名的苦恼时,王沂东不经意地插了一句话:这画叫什么名字?买家道出了作品的名称。买家和王沂东顿觉这是一种不期而至的缘分,随后签了名并结识了他。后来,这幅名为《有这么一个小院》的作品几经转手,2005年,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中以192万元成交。

记者:您如何看待结束不久的纽约苏富比秋拍?

艾轩:我觉得这次纽约苏富比秋拍不太公平。当代艺术指的是这个时代里所创造的艺术,不论有没有政治性。不能过多地强调政治性。拍卖用西方人的政治观点来引导中国当代艺术,这让一些中国画家以为号西方人政治倾向的脉,就能有好的艺术成果,这实际上是一种误导。中国艺术家不必每天画画的时候还要想着西方人的脸色,因为中国强大了,犯不着画那些讨好西方人的作品。我们要有自己的话语权。

不少作品带有明显政治倾向,写实主义的作品在其中屈指可数,这种片面排斥写实画派的作品是不公平的。尽管这次拍卖所谓中国当代艺术出现大量作品流拍,而以写实为特色的陈逸飞的四幅作品全部以较高价格成交,这足以说明要排斥写实画派是做不到的,这也表明中国写实绘画不加进符合西方人政治需求的内容,也可以获得很好的市场表现。

王沂东:我认为纽约苏富比拍卖和中国没关系。那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主要是为迎合西方人的口味,这是西方经济强势引导下的产物,我想中国内地真正喜欢中国艺术的人是不会跟上去的。这次纽约苏富比拍卖不少作品流拍,我认为,它不一定就是一件坏事,它代表一种真实,给那些在拍卖场上做手脚的人一种警示。

记者:您如何看待目前的中国写实画派?

艾轩:众所周知,今年春季,香港佳士得非常审慎地选择了几位中国当代写实画派的代表人物如王沂东、陈逸飞、靳尚谊等的作品,拍出了非常高的价格,而买家大部分为海外人士,他们并不是因为画中有政治或是诋毁中国人的元素才购买的,这充分说明海外有很多有良知的藏家,因此,我们画家应该有充足的信心。中国藏家也不要乱跟风,要多扪心自问是真喜欢艺术品还是把它当作股票买。如果把艺术品当作股票,那就让我们看看这次纽约苏富比拍卖,某些“绩优股”大量流拍就应该很说明问题。中国写实画派现在正处在欣欣向荣的生长期,从纵向看中国的写实绘画目前是油画传入中国以来技术水平最高、风格最多样的。横向看,由于西方写实出现一定程度的断层,因此我们写实水平目前实际上是世界上最高、力量最强大的。校园的学子们要热爱写实绘画,它的前途是无限量的,因为中国有越来越多的藏家喜爱写实绘画,据我所知,欧洲和美国许多重要的藏家也越来越多地把目光投向了中国的写实绘画。但是需要强调一点是,从事艺术不要投机取巧,不要想一夜暴富,不要唯西方人的爱好是从,一定要创造出高技术含量的作品来,高技术含量并不是说要画得很细,而是说对绘画基本元素的把握上拥有高技术含量和高难度,并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来。

王沂东:写实绘画的一个优势在于有传承、有一个审美标准,容易为更广大的人群欣赏,因此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它需要很强的画内功和画外功,技巧性很强,没法糊弄人,容易让人挑出毛病。写实绘画的个性是自然而然的流露,不是造出来的,但现在有不少人是造作出来的。

记者:能否谈谈即将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写实绘画展?

艾轩:写实画派自2004年以来每年做一次。好处在于可以激发新的想象力、创造力。通过办展览,写实画派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尽管受到一些人的排挤和打压,但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人正申请加入。

王沂东:这次群体展览客观上是由于写实画法创作作品很慢,数量的原因个人展览很难办起来,只有靠群体的力量,二、三十人参与,展示一种写实的群体面貌。同行在一起搞展览会认真对待,都会拿出自己有新的突破和新的面貌的作品来展示,这对写实绘画的进步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是让观众参与的一种形式。

记者:能否谈谈您的创作风格的转变?

艾轩:早期主要是用俄罗斯的写生手法画了大量的素描,后来受到何孔德老师影响的很大。改革开放后,受美国乡土文化的影响,临摹了一些怀斯的作品。从美国做访问学者一年回来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西藏题材我一直在不间断的画,只是这以后画得更多了,侧重于通过西藏人与自然的关系,来表现人物的个人情感,反映一种对人生、对生与死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情怀。

王沂东:1988从美国回来年以前,主要还是以临摹、继承为主,在技法上进行锤炼。1988年后,渐渐觉得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开始把中国画的一些特点融合在自己画中,注意运用中国文化中的极端符号红色和黑色的运用。后来喜欢表现较阳光的一面,通过传统女性题材、借用北方的冬天,运用红色和白色来表现人物的情感。下一步,我的题材将会以农村男性或是男女穿插为主,画些画面大的作品,表现贫困的农村,人们的精神依然饱满、乐观、积极向上。